您现在的位置: 青阳高级中学 >> 学生天地 >> 学生作品 >> 文章正文
学生优秀作文选编(12)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951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-5-11

【编者按】

本次传统文化征文活动,共收到文章50篇。经过评审组审阅,最终评定一等奖6篇,二等奖31篇,三等奖11篇,具体名单已公示。

我们从中选出三篇优秀文章,供同学们阅读。

 

梆声依旧(一等奖,金牌)

高二9   张文静

当明月初生,凛冽的寒风撼动北方遒朗的高枝的时候,山脚下昏沉的村庄仍未入眠。村庄西北的土坡上,伫立着三千棵白杨树,在仍未停歇的梆声里飒飒作响。

丰收了的麦地里,满村的人正围着篝火。火前简陋的戏台上,几个浓妆的人儿,击着枣木,用沧桑的语调唱道:“忽听得谯楼上响起更点——”

每每回忆此处情景,总会生出无限感慨。“自古燕赵之地而多慷慨悲歌之士”,家乡地处齐鲁,或多或少总会受到些影响,因而苏北的梆子既有高亢激越之音,又不乏悲歌怅惋的调子,既硬重又轻柔,既刚烈又不失妩媚,听来尤为耐人寻味。

很久以前,苏北质朴农民最大的乐趣,就是扛着板凳,牵着家小,去压谷场看同村人唱大戏。而我的伯父,就时常在村里人面前露两手,且最善独占一台。

有一回他唱《八宝珠》,手无寸金,却抓、举、舞、甩、蹬,演得龙飞凤舞,天旋地转,如掣金镣。月光下光与影重重交错,时而如霹雳惊巅,云遮大地;时而如熊咆龙吟,呼啸有声;时而杀气四起,雪舞凌乱;时而柔如细水,化得人心。伯父的精壮的身躯在雪中翻腾,宛如蛟龙越云,好似凤逐烟霞。

正当人们看得痴了,伯父一声长啸,众人猛然惊醒。

一只栖宿枝头的老鸹尖叫一声,扑棱棱飞走了,抖落了一枝的秋寒。

伯父的音色粗犷,戏声一出,雄健高亢震天响;演女子时却清爽细柔,如行云流水,真将梆子戏的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。而如今年老力衰,再无当年的锐气了。

家乡的梆子,其实不只是一种娱乐形式,在它的悲凉的唱腔里,饱含着古往今来无数的悲欣。

“问苍天为什么你不把清浊辨,为什么善与恶黑白倒颠,为什么苍天你不睁开眼,为什么神鬼也顺水推船”,这是对残酷命运的宁死不屈、坚守初衷的呼告;“为什么赤地千里行人断,为什么十室九空无有炊烟,尸骨遍野无人管,鬼哭狼嚎我心寒”,这是对万生的深切悲悯;“旌旗猎猎歌清正,剑气森森舞寒星,把尔等人间虎狼、鬼怪奸佞,一个一个全除净,方显得乾坤朗朗海内升平”,这是对奸佞的憎恶,对美好生活的憧憬……

中华民族千百年来所有的浩叹,几乎都融入到这悠长梆声里,给后世留下无尽的余韵,在漫长的岁月里,安抚那些受伤的灵魂。

但是到了这会儿,似乎一切都在改变。年轻的一代,往往为了生计外出谋生,而一旦受到大城市的熏陶,即使乡音依旧,所谓的乡情,也逐渐成为口头的应承,失去了它原有的沉甸感。

就像所有的伤感的故事,让人唏嘘。

“天地浑沌如鸡子,盘古生其中”,从这则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开始,至今几千年来,到底发生过多少故事,没人能够说得明白。而我们民族传承下来的传统文化,却永远而且清晰地记下了长江黄河哺育的儿女们,在永不停息的岁月里,所经历的无尽的生与死,爱与恨,欢乐与凄惶,而且代代传续,融化在血液,浇灌着脚下的黄土。

 

古建筑的沉默(一等奖,银牌)

高二8   沈钰琳

它们是几千年的岁月遗留下来的珍品,它们见证着王朝的更替,涌动着文化的血液,但面对夹杂着重金属席卷而来的工业浪潮时,它们却像是常胜老拳王突然败给拳坛新手一样,在人们的欷声中倒下了。

面对古建筑,人们总是宽容中带着苛刻。人们将它保留下来,却不对它们进行恰当的修缮;人们将它们视为美的东西去浏览,却不曾看到它背后的深沉。古建筑只能默默地忍受,因为它们无言。然而,无言的隐忍永远是最可悲的。因为你不知道它们是否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,就这样永远地消失了。

人们对高度总有一种莫名的崇拜,于是高楼拔地而起,人们满心欢喜地认为这样就能够达到“手可摘星辰”的效果,却不曾料想,李白当年所吟咏的“危楼”,早已湮没在工业文明的浪潮之中。

古建筑经历了上千年的沧桑,却倒在了工业化进程的脚步中。当我们实现了我们梦寐以求的发展,蓦然回首,那些古典的辉煌,还会在灯火阑珊处等候我们吗?它们就这样落寞地矗着,上演着只供自己欣赏的哑剧。揪心时我想到了瑞士的日内瓦,在那里,所有建筑都坚守一个底线——35.7米。那是圣比埃尔教堂的高度,超过这个高度,立马拆掉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当我们在不断追求现代文明的时候,是否也该学学瑞士人,给那些城市的精神名片留出一点空间呢?请睁眼看看,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,还有多少座城市保留着它们的精神坐标呢?

毋庸置疑,我们需要好好凝视古老的文化,它们依附在这些古老的建筑上,在城市的角落里守着最原始的坚持。好好凝视我们的根吧,凝视这些沧桑之物是如何悄然打开我们心中尘封已久的情愫,在每个人心底掀起层层涟漪,唤起灵魂的安静。

当我看到护城河的两边,一边上演着现代的文明,一边却仿佛在回忆过去的辉煌时,不禁感触颇深。护城河的两边,仿佛在进行一场博弈,那是古老与现代的竞技,是精神与物质的互揪,只是这场博弈,现在依旧没有结果。

那些古建筑,就像是孤独的行者,独自驰骋在自己的比赛中,形寒无人医,但更令人悲哀的,是神败无人觉。惟愿这个沉重的话题不要成为永远的心灵之殇,请记得古建筑是历史的沉淀,人类文明的结晶,它是奔向前方路上的财富,而绝非是包袱!

 

致消逝的传统文化(一等奖,铜牌)

高二2   马芮

那日读书,读到人燕同居,喃语绕梁,不免想起被取缔了的院落平舍,一阵心悸。燕子已无梁可依,无檐可入,随之一起消亡的,是千年的传统文化。

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照古时人”,然而,多少古人笃行的传统,今天却杳无了。

在音乐未诞生前,虫鸣文化是古人生活的重要构件。可以想象,十月蟋蟀入床底,秋风萧飒,旷野清朗,只听得沉沉虫鸣,何其欢乐!但伴着汽车喇叭和人间争吵,虫鸣文化只留下绝唱和挽歌。

消逝的文化又何止虫鸣?我们身处一个极其悲哀的时代,先辈留给现代人的人文资源,精神功课,在一代代传承中被修篡,甚至摧毁。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这是青年才俊王勃的不羁心境,如今的少年,谁又能在旱地拔葱般竖起的建筑后寻找出地平线上的落霞?

更为甚者,是传统佳节。前几日正是重阳,古人称之“登高”。登高眺远,抒怀酬志,放牧视野,文人们争相泼墨,百姓们邀友约醉。王勃,陈子昂,李白,崔颢,从滕王阁吟到幽州台,从天姥山念及黄鹤楼,传统的登高节,真是个怀远的好主题!恍然醒之,我们如今,何处适于登高游目?百米高塔?直耸云霄的观光梯?——充斥着冰冷的金属味,散发着人人浮躁的气息……

我们睥睨天下,肆意规划任何欲望的海拔;我们走了很远很远,却忘了为何出发。那些值得我们虔诚的传统,只剩下一个遥远的背影。

一个民族傲然屹立的底气,是需要历史的积淀和文化的底蕴的,但现代人太过冒犯,实在不仁不义。古老的传统文化,天然的逻辑,被破坏;那个天光明澈、风物灿烂的世界,渐行渐远……无数传统文化消逝了,消逝中,似乎只剩下强大的人类!

我们要回首驻留,向消逝的传统致敬,并盈泪挽留。

我们已损失惨重,就请唤醒我们的感官心灵,赎回我们的传统,重建我们的原配世界。

衷心致敬于消逝的传统文化!

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 文章录入:戴南京    责任编辑:戴南京 
关于我们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版权申明 | 联系我们 | 投诉举报
COPYRIGHT © 2003 利赢彩票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江苏省江阴市青阳中学 
备案号:苏ICP备06005222号